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喜格格 > 為你單身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為你單身目錄  下一頁


為你單身 page 15 作者:喜格格

   
  才剛喊了兩個字,一只大掌立刻緊緊搭住她的嘴巴。

  關樂荷這輩子活到現在,沒有一刻像現在這般恐懼過。

  「不要喊?!溝統遼ひ粼謁呔嫻?。

  歹徒叫她不要喊,她就不要喊,當她是傻子嗎?!她奮力扭動身體,歹徒不知道是分心還是怎樣,竟讓她順利掙脫。

  「救命??!有歹徒……唔?唔唔唔!」她抓到機會就趕緊呼救,只是喊沒兩聲,嘴巴又被人嚴嚴實實地捂住,她瞠大的雙眼冒出點點淚花?!甘俏??!溝統劣辛Φ納ひ粼謁呦炱?。

  「唔晤唔……???」關樂荷突然覺得這道嗓音不是很陌生,她稍微壯起膽子,掙扎著向后轉,透過緊急照明燈微弱的光源……

  她認出他了。

  第5章(2)

  「十年不見,連我的聲音也認不出來?」嚴之凡松開捂著她嘴巴的手,另一手依然撐著她身體。

  剛才突然停電,他在二十樓,想起她的辦公樓層在十七樓,不確定她是否已經下班,為了謹慎起見,他特意下樓看看,沒想到果然在她的位子上依稀看見并不陌生的人影。

  自從兩人在大廳相遇后,他雖然沒有直接來找她,但他常在員工們都下班的時刻獨自下樓,來到她的座位,看著她座位上的馬克杯和一些辦公小物,想象她坐在這里辦公的樣子,有時候幾分鐘,有時候回過神看向手表,才驚覺時間竟不知不覺過去一個小時。

  因為下來過不止一次,這次停電才能熟門熟路迅速找到她的位子,以及……站立不穩的她。

  方才那通電話也是他打的,為了確認她是否還在辦公室。

  之前他就從人事部那里拿到她的手機號碼,一直還找不到適當的機會打給她,沒想到一場意外停電,打亂他原本的計劃。

  「你……」關樂荷沒想到他還在公司,更沒料到他居然會出現在她身邊,精神過度緊繃后放松,一句尋常的話輕易溜出口,「你差點把我嚇死!」

  此話一出,她立刻出現懊悔的表情。

  現在他是老板,她只是他的員工之一,不管怎么說,好像都不應該用這種和朋友閑聊的口氣和他說話,萬一他覺得被冒犯了,或者誤以為她仗著兩人過去有過一些輕淺的接觸,故意對他態度不恭敬,那可就糟了。

  「都幾點了,怎么還在加班?」嚴之凡喜歡她用這種輕松的態度跟自己說話,短短一句「你差點把我嚇死」,將兩人之間空白多年的距離,一下子拉近許多,使得平常幾乎不笑的他,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。

  「本來想一鼓作氣把員工旅游的事情處理完,不知不覺就弄到這么晚?!?br />
  關樂荷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還靠在他懷里,直接抽身離開好像反應過度,可是老倚著他也很奇怪,畢竟他現在是自己的大老板,她只好說道:「那個……謝謝老……咳,我沒事了,你可以放開我了?!?br />
  她本來想說謝謝老板,但是話說到一半,猛然感覺到他的身體倏地變得僵硬,她只好假裝咳了一聲,連忙改口。

  不能喊他老板嗎?

  嚴之凡重重沉下臉。

  她想喊他什么,老板嗎?

  這陣子他將工作行程做了調動,也一直暗中觀察她的一舉一動,自從發現她竟是自己公司的員工,他的心情始終處于興奮狀態。

  他很清楚自己對她是什么感覺,兩人之間空白的十年,對他而言不是單純的空白,尤其有她入夢的那些夜晚,他感到格外快樂和幸福。

  這十年來,他把她當成求學時代最美好的回憶,從未想過其它。

  直到她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,他才恍然驚覺,過去美好的回憶其實可從記憶中走出來,延續當年的美好,對現在的生活造成實際的影響。

  自從她出現后,他苦苦壓抑想接近她的沖動,先厘清自己對她是什么想法,他確定了自己想要她、渴望她,需要她重新進入自己目前幾乎只有工作的乏味人生。

  現在他唯一不確定的只有一件事,她對他是什么想法?

  她只把他看成是老板,或者情況沒那么慘,而是情感多一點的老同學,除此之外,她會不會排斥他們之間有其它可能?

  「確定沒事了?」嚴之凡小心翼翼地松開手,一面觀察她的情況。

  「我能有什么事?」關樂荷低下頭,看著自己慢慢離開他溫暖有力的懷抱,扯唇笑了一下。

  「身體晃成那樣,怎么可能沒事?」他皺眉,嗓音嚴厲。剛剛她的身體明顯晃了晃,一副快跌倒的模樣,他的心瞬間提到嗓子眼。

  「喔,你說那個?!顧緩靡饉嫉卮棺磐?,視線到處轉,偏偏就是不看他?!肝乙暈鏨洗跬?,才緊張到站不住腳,身體真的沒事?!夠安鷗賬低?,她的肚子突然咕嚕嚕地叫了起來。

  頓時,一股極度尷尬的氣氛橫亙在兩人之間。

  如果眼前有地洞,關樂荷一定會毫不猶豫立刻跳進去。

  聽到這聲音,嚴之凡并不陌生,特別是剛接手公司的前幾年,他時常忙到沒時間好好吃一頓飯,也曾經一度胃出血送醫急救?!該懷醞聿??」他的聲音軟了下來。

  「呃……」關樂荷有預感,如果老實講,下場好像不會太好,還是含糊帶過比較保險。

  他不等她回答,又問道:「想吃什么?」

  她隨口說出第一個閃過腦海的食物,「花枝羹面?!蠱涫鄧⒉皇欽嫻南氤曰ㄖΩ?,而是想起那個晚上的種種。

  此話一出,兩人都笑了。

  學生時代的回憶,如潮水般涌向他們,沖垮十年時間的隔閡,讓一切好像回到畢業典禮的那個晚上——他們第一次的正式約會。

  關樂荷抬頭看他,透過一身筆挺西裝撐起來的嚴肅和威嚴,彷佛看見當年站在音樂大樓前的大男孩。

  人就是這樣,不管經過多少年,經歷過多少事情,某一部分的自己,或許是最貼近靈魂的自己,總是會被小心保存,在某個時刻,在某個對的人面前,不經意地重新出現。

  然后因此發現,自己,還是原來的自己。

  「有人看過你的《甜味日記》了嗎?」嚴之凡假裝不經意地問道,直到話出口,才赫然驚覺自己有多在意這件事。

  「沒有?!構乩趾傻乃畚⑽㈩?,有點訝異他怎么突然提起自己的《甜味日記》更驚訝他居然還記得兩人以前相處時的小細節。

  「很好?!雇腹庹笞擁墓鄄?,嚴之凡大概能猜出這個問題的答案,只是親耳聽她說出口,心里更踏實?!付魘帳昂昧寺??」

  「差不多了?!顧悶鳶?。

  「走?!顧焓紙庸陌?。

  「喔?!顧環矯娓惺艿剿奶逄?,另一方面又有些被趕鴨子上架的味道。

  此時電恰巧來了,兩人搭乘電梯下樓,走到一樓大廳外,門口剛好停了一輛黑得發亮的黑頭車。

  關樂荷說聲再見就想走,伸出一手,暗示自己的包包還在他手上。

  嚴之凡順勢緊緊扣住她纖細的手暫,正想說些什么,濃眉一皺,改為問道:「怎么這么瘦?」

  體重超過五十公斤哪能叫瘦?她抽回手,內心咕噥了一句,但是沒膽子真的說出口。

  看他眉頭皺得緊緊的樣子,她有預感,如果跟他爭辯瘦不痩這個問題,一定會引起他很大的不替同。

  「捷運站在這個方向?!顧俅斡醚凵袷疽饉尋估??!干銑??!寡現布僮吧榪醇陌凳?,見司機下車想幫他開車門,他揺揺頭,主動打開車門,朝她做出請上車的手勢。

  司機迅速坐回駕駛座,忍不住多看老板身邊的清秀佳人一眼,盡力掩飾心底的詫異,老板從未親自替任何人開過車門。
 
 
 
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新剑侠情缘官网 新剑侠情缘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