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喜格格 > 為你單身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為你單身目錄  下一頁


為你單身 page 9 作者:喜格格

   
  兩人剛踏上紅磚道,原本靜止的車流迅速在路面上奔馳。

  「一個姓鄭,一個姓鄧,你確定他們真的是姊弟?」嚴之凡輕易就發現問題所在。

  「真的耶,他們姓氏不一樣?!顧腥淮笪虻氐禿粢簧?,過了一會兒才想到鄧嘉婷似乎曾經說過她和弟弟是同母異父。

  見她一副驀然驚覺的表情,他暫且相信她說的話,視線掃到兩人還牽著的手,他假裝沒注意到這一點。

  「流言越傳越難聽,要不要我處理一下?」他以為她會崩潰,以為她會來找自己想辦法堵住那些人的嘴,可是她沒有,依舊過她的小日子。

  剛開始他不是很爽她的無動于衷,有哪個女生聽到這種惡意中傷的流言不生氣?后來發現她真的沒放在心上,他莫名有些佩服她那八風吹不動的定力,反而是自己做了一些調查,發現惡意流言的始作俑者居然是那個人。

  「反正說的又不是事實,過一陣子大家就會忘記了?!構乩趾芍皇薔醯煤芷婀?,怎么有人知道社團干部暑訓活動第一晚她沒有回去睡,難道一直有人默默注視自己的一舉一動?到底是誰這么無聊?

  「要不要去吃冰?」嚴之凡見她想不通地皺緊眉頭,直覺不想讓她再繼續往下思索。

  「明天合唱團要出去比賽,我最好暫時不要吃冰或是吃辣的,對聲帶不好……」她話還沒說完,終于發現兩人的手還緊緊牽著,開始不自在起來。

  「我請你吃……你愛吃什么?」他感受到自己掌中的小手不安地動了動,他眷戀的稍微用力握了一下,這才輕輕放開。

  「我喜歡吃花枝羹面?!構乩趾陜砩鮮棧厥?,壓力解除。

  她不覺得這有什么好隱瞞的,雖然他是八卦緋聞的男主角,和他走太近,只有壞處沒有好處,但是管他的,人總不能被流言綁死。

  「我就請你吃花枝羹面?!寡現菜檔?。

  「為什么?」

  「沒有為什么?!顧氐煤藶市?,看著她,露出一個自己也沒察覺的輕松笑容。管他的流言,去他的威脅?!溉ヂ??」

  「我自己出錢,就一起去吃?!狗湊親右捕雋?。

  「走吧?!顧咴誶巴?。

  兩秒鐘后,關樂荷追上他,兩人并肩踏進一間小面館,點了兩碗花枝羹面。

  之后無數個日子里,嚴之凡一直被一個簡單的問題困住。

  當時的自己,為什么想請她吃花枝羹面?

  答案很簡單,因為他想多跟她相處一會兒。

  可是這么簡單的答案,他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才真正想明白。

  從那天開始,校園里出現了新的八卦,那就是關樂荷和小鮮肉??似鷲誚煌?,媒人就是??似鶩敢旄傅逆㈡?、關樂荷的至交好友,鄧嘉婷。

  劇情安排合情合理,中間負責穿針引線的人也有了,再加上體育館內的那幾聲吼,大家就把矛頭轉向關樂荷和??似鷲誚煌難斷⑸?。

  為了取信大眾,鄧嘉婷常約關樂荷和??似鴯餐諮5男』ㄔ俺暈綺?,一段時間下來,大家漸漸淡忘關樂荷的名字曾和嚴之凡連在一起過,找關樂荷麻煩的人也就少了,就這樣無災無害到了畢業前夕。

  畢業典禮在晚上舉辦,典禮當天,每年出去比賽都能抱回優勝獎杯的合唱團,自然要上臺獻唱,為畢業的學長姊們送上祝福,關樂荷因為是合唱團的學姊,受邀回合唱團和學弟妹們一起歡唱最后一首歌。

  唱完歌后,許多人沖上臺獻花,??似鷚菜土嘶ǜ乩趾?。

  按照鄧嘉婷的說法是,既然要演,就要把戲演足,幫人幫到畢業典禮最后一刻,最好徹底抹去她的名字曾和嚴之凡連在一起過。

  只是鄧嘉婷不知道自己的好意,引起臺下兩名優秀畢業生的一段對話—

  「上仙,我以為你下凡是要歷劫的,沒想到你居然百花叢里過,片葉不沾身,好清靜無為的修行啊?!雇踔翁煒醋胖?似鶼諄ǜ乩趾?,故意嘆了口長氣,一雙到處放電的桃花眼卻滿是賊賊的笑意。

  「我沒時間歷你口中的那種劫難?!寡現怖溲劭醋毆乩趾膳踝乓皇?,小心翼翼地走下臺階。

  「兄弟,老實講,以前我很羨慕你的家世背景如此雄厚,還曾經覺得你這是不勞而獲,但是看過你們家族里那些人的嘴臉后,我真心不希望自己跟你有同樣遭遇?!?br />
  聞言,嚴之凡苦笑一下,如果能夠選擇,他就不會是今天這樣。

  「我說,你跑去警告簡宜琳,叫她不要再亂放話,還把學校里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敲打一遍,好不容易才止住謠言,這些事你真不打算讓她知道?」王治天發現自己實在搞不懂嚴之凡在想什么。

  對人家有意思就去追啊,默默在背后行善是慈善家的事,一般人追女孩都是敲鑼打鼓,跑到人家面前送花送早餐,嚴之凡偏偏反其道而行,他對她的用心,她能知道嗎?

  「知不知道都不重要了?!瓜嘟嫌諭踔翁旆岣壞謀砬?,嚴之凡則顯得淡淡的。

  「別跟我說你對樂觀同學一點感覺也沒有?!雇踔翁煬褪強床還咚桓筆裁炊疾輝諍醯難?,難得遇到能讓自己動心的女孩子就追啊,真不明白他到底在顧忌什么?!肝腋嫠吣?,你騙不過我這個情場高手?!?br />
  「我們都高中畢業了,你可不可以成熟一點?」他現在不適合談戀愛。

  「我哪里幼稚了?你才可不可以不要老是這么老氣橫秋的,不要什么都想自己扛,想想自己才幾歲,正值該享受青春奔放的年紀,你別……」王治天看見好兄弟無奈一笑,倒也說不下去了。

  「我現在沒時間想這些?!顧皇遣幌?,而是想得比較多,她很單純,他不想讓她等,也不想讓她哭。

  「我問你,如果有一天我們必須在商場上廝殺,你的對手是我,你下得了手嗎?」王治天問這個問題時,心里其實早有答案。

  「我寧愿讓利給你,也絕不跟你捉對廝殺?!寡現怖淅淇?。

  「那就不好玩了,換作是我,我不管你是什么心態,我不會對你客氣,一定在商言商,替自己跟公司爭取最大利益?!?br />
  「先走了?!寡現才吶乃募綈?,轉身離開。

  「等一下還有舞會!」王治天在他身后低喊,卻見他頭也不回,慢慢走遠。

  這小子才幾歲,為什么他的背影看起來像被千斤重的擔子壓得死死的?

  嚴之凡一向討厭人多的場合。

  對他而言,人多代表的不是熱鬧,而是必須戴上社交面具,除非必要,否則他通?;岜蕓?,或是出場亮個相就離開。

  他雙手插在褲子口袋里,離開熱鬧的禮堂,慢慢走向校門口。畢業,代表的不是解脫,而是更難考驗的開始。

  所以畢業這一天,別人覺得開心,他只感到沉重。

  嚴之凡走過體育館,停下腳步,閉上雙眼,彷佛能聽到喧囂的尖叫聲和裁判的哨音,還有大家練球時籃球拍在地上強而有力的節奏響音,就像一首最青春熱血的歌曲。

  離開體育館,他不知不覺走到音樂教室所在的那棟大樓前,仰頭,閉上雙眼,腦中浮現和關樂荷相處時的點點滴滴。

  嚴之凡在這里停留的時間,甚至比在體育館前還要久。

  然后他緩緩睜開雙眼,正要舉步離開,赫然發現眼前圓形花圃的一個小角落正安安靜靜坐著一個人,對方甚至不用出聲,便成功絆住他離去的腳步。

  關樂荷戴著耳機,從進合唱團練習的第一首歌開始聽,一直聽到剛剛上臺表演的那首歌,聽過一輪又一輪,想到即將離開校園,她心里很是不舍,抬頭再看看自己最喜歡的音樂大樓,一股難以言喻的離愁涌上心頭。
 
 
 
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新剑侠情缘官网 新剑侠情缘官网